本期嘉宾,Michael Wu,是一位数字资产机构 Amber Group 的 CEO。他本科毕业于达特茅斯学院,2011 年在高盛做 Quant (量化分析师) 实习。2013 年他加入摩根斯坦利,成为一名交易员。4 年后他进入一家对冲基金,任职基金经理,2017 年年末,他辞职开始了全职创业。

本期节目内容包括:

  • 为什么去印度念高中,在达特茅斯念本科时做的五件事
  • 从在高盛做 Quant 实习,摩根斯坦利做交易员,到基金经理,和现在创业,一路下来的压力和选择
  • 创业前做了哪些准备,如何让大家相信自己会带领大家走在一个正确的道路上

收听地址

本期节目的时间线:

  • 拿到 A 轮融资,下一步是什么 0:03:21
  • 为什么去印度念高中 0:05:35
  • 在印度的学习生活 0:10:13
  • 达特茅斯学院 0:13:37
  • 去高盛做实习 0:16:46
  • 在大学的状态,有没有做特别成功的事情 0:17:49
  • 为什么进入金融行业 0:24:41
  • 运转一个对冲基金时的生活节奏 0:33:07
  • 时时刻刻都在做选择,被动做选择通常是较差的选择 0:35:01
  • 找到你交易的优势 0:37:42
  • 工作的转变是自然的吗 0:40:59
  • 基金经理的生活/压力 0:50:17
  • 对未来的决策:动态规划,贪婪算法 0:52:59
  • 现在的公司做的是什么 0:55:22
  • 创业前做了哪些准备 0:58:11
  • 怎么看现在公司的发展 1:04:01
  • 如何让大家相信你会带领大家走在一个正确的道路上 1:07:36
  • 反对意见对我非常非常重要 1:13:36
  • 看中同事的哪些品质 1:16:41
  • 会问应聘者什么样的问题 1:20:31
  • 快问快答 1:21:50
    • 创业到现在最糟糕的事情 1:23:34
    • 推荐一两首歌 1:24:16
    • 推荐几本书籍 1:24:55
  • 工作或生活上最暖心的事情 1:25:57

- 内容节选 -

交易员需要面对大量的“不可知”,在决策失败时,你如何处理自己的情绪?会不会有“明明想到了那个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是我没有做”而悔恨的这种感觉?

Michael: 我做交易员的时候肯定是有的,不管是自己交易还是替银行交易,还是替对冲基金交易。我觉得这都是游戏的一部分。不单单是交易,我只是觉得金融交易,投资,与创业,与你怎么过你的人生都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就是说你时时刻刻都在做选择,你不做选择,被动做选择也是一种选择,而且通常被动做选择是一种比较差的选择。 我个人认为这相当于是说我就顺着外部,让外部替我决定。

你根据外部反应反应,去顺势而为,这是对的,但是你完全不去关注你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决定,不去反思你是怎样在做决定,没有这样一个方法论,我觉得是一件相对比较可怕的事情。 因为你的人生那就不在你自己手里了。换作到交易,你的投资决策就不在你自己手里了,我一直从交易中学到,包括从创业中学到,从生活中学到,包括从我的人生,例如最初选择去留学,去一个陌生的国家,后来选择去进入金融行业,再到后来选择去创业。每一个选择,我一直觉得很自豪的一点是,他是我思考过做出的一个选择,它是我的选择。对了、错了、好的、坏的,都是我思考过并且主动去做出的一个选择,错了我能回过头去看我错在哪里,或者甚至决策当时没有错,就是运气不好,就是时机未到什么的,我能从中学到东西。

长久以来,我能不断提高我做决策,做选择的能力。最终,我相信,这代表着长久以来我有一个 Edge。回到交易,你一笔交易的对错,一笔交易的盈亏根本不重要,只要你注意好风控,不要因为一笔交易而失去了再去做交易的机会。只要做好这一点,之后就是一个不断重复的过程,你需要做的是从每一次决策中提升你做决策能力,用交易的术语讲就是 Build your trading edge,找到你交易的优势,并且不断提高你交易的优势,这是更重要的。

所以,当我明明想到该去做头寸的,或者我明明应该止损的,我没有去止损,或者我当时应该做多的,结果做空了,都无所谓的。只要你做好风控,就跟你人生一样的,每一个角色,有的更重要,有的不重要,你要做好风控,在做好风控的这个前提之下,每一个决策都是你为下一个角色做能做更好的决策的一次积累与准备。

从 Quant 到交易员,再到后面的基金经理,这种转变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吗,当时面临的压力来自哪里?

Michael: 我最初是在高盛实习,其实是被 GSAM 部门录取的,当时是去做一个量化分析师。GSAM 是资产管理部门,他们会管理自己的资产,管理用户的资产,类似于内部的对冲基金。然后他们需要我去做模型去做分析,看他们整个资产配置是否合理,了解各种风险情况下,它们的风险暴露情况,有没有办法通过建模去更自动化的去配置他们的资产等等。

但是在当时,我就有所意识,自己离前台的风险还是太远了,我希望能更多的到前面的交易端去感知市场。

那时候我在他们纽约总部,当时我就经常往外汇交易部门那边跑,因为我当时自己在学校里做的是外汇交易,我说我也想来这边实习,其实我觉得当时 GS 的管理层,至少对于这些,他们是很 开放的,我明明是另一个部门的实习生,但他们最终就让我后一半的实习时间放到了相当于他们的销售交易部去做实习。

作为一个 Quant,我的节奏是相对比较慢的,我会做很多重要但不紧急的工作,这个模型我可能有一个月甚至三个月去把它做好,做好之后他可能需要三个月去验证他到底好不好。它是一个很漫长,是一个 项目制 的节奏。我要去做这件事情,我要想的是我怎么 3 个月 6 个月去把它做好,是一个更长线的。

而到交易完全不一样,每一笔交易它是一个极其短线的一个事情。 我这一笔交易来了,市场波动了,现在有行情了,我到底今天的 PnL (损益)是什么?我这笔交易的 PnL 是什么?它的压力是非常现实的,非常实时的,它是一个短反馈周期的这样一个压力,做 Quant 的我要想的是我这个模型三个月以后到底能做得多好,它到底有没有用,可能还要再花三个月才能知道,这是两种不一样的压力。

当然又回到我前面说的,长远来看,每一笔交易每一天的 PnL 都不重要,有可能你当天赚了,有可能当天亏了,有可能你这笔赚了,有可能这笔亏了,长远来看都不重要,你有一个 Edge 的话,大数定律,最终你会回归到你每一笔交易的期望值,平均值是赚钱的,你就会长期以来就是赚钱的,你平均是亏钱的,那你长久以来就是亏钱。单次的输赢只是增加波动性,它并不会改变你长久的期望值。

能不能给大家多介绍一下现在的公司?

Michael: 其实我们最初创业的时候,Amber Group (https://www.ambergroup.io/) 只是一家量化对冲基金,但我们后来不断拓展业务,开始为很多客户提供类似于投行的服务,像我刚刚说的高盛做的事情。到后来做很多交易理财、资管、衍生品、对冲、套保等等一系列的业务之后,它就越来越像一家加密资产的投行。

但是再往后到今天,我觉得 Amber Group 正在变成一个加密金融的平台,我们希望通过加密金融技术,包括把资产放到链上,把资产通过技术的形式让我们的用户更好的去投资,更好地去管理和使用他们的资产,更好地去使用金融服务。我们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家全球化的加密金融的服务平台,我相信最终我们的公司会变成什么样,最终我们公司会以此为起点去变成一家通过新的技术,包括加密金融技术,包括 AI、大数据等很多技术去迭代现有的金融服务怎么去做的这样一家公司。

我们的对自己的定位是一家 FinTech 公司,我们是应用科技去革新金融服务这一整个行业,而目前加密金融加密资产是我们目前最大的 Differentiation。因为在涉及到加密资产,加密金融这一块的金融服务,目前全球来说我们可能至少是最专业,最完整的公司之一,而我们目前获得的客户大多数是整个行业内最顶尖的机构,或者说最大的那些高净值人群,他们对于我们的服务,我们的产品是非常满意的,非常有黏性的,因此我们有信心:既然我们让这些最挑剔最高标准的客户满意了我们的金融服和产品,我们就能把它通过技术带给更广大的用户群体,而让我们全球所有的用户都去对我们的金融服务,和产品集中的去了解。

引用福特汽车公司 CEO,James Hackett 说的一段话,“如果你想领导别人,你必须想办法获得他们的信任,如果你没有信誉,你是无法得到他们的信任的。” 你如何让大家相信,自己可以带领大家走在一个正确的道路上?

Michael: 我其实一直觉得,管理(这个词)是从技术层面上讲。但从真正意义上讲,我只是站在这样一个位置和大家一起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去奋斗的这样一个的团队中的一员。

我们每一个月都会有新同事加入,人事部门会组织 入职培训。然后这里面一定有一个固定的环节,是我自己准备的一份 PPT,我自己来讲解我们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我们怎么从创业到现在一步一步走来,以及我们要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

我们公司希望大家一起来认知公司的价值观愿景到底是什么,而且这个东西首先我必须用非常真诚的态度,去跟大家讲明白这件事情;在这个之后大家会去看不管是我,其他管理者,其他合伙人,公司其他员工是不是真的去这样做,一同朝着愿景去努力的,这就是公司的文化。

我们公司所谓的文化价值观是我从 17、18 年初就制定,到现在没有变过的,就是 6 个字,勤奋、专注、包容

每一天,我对自己的要求至少是,如果我希望同事们、伙伴们去认同这样一个价值观,我自己必须以最高的要求去达到这些价值观。今天如果我自己不是一个勤奋的人,自己做事不够专注,如果我不是一个包容的人,我没有权利去要求我的同事们去做到一样的标准。

我说我们公司要为我们全球用户,用我们技术,用我们产品,用我们最高的职业标准,通过加密金融,去给大家带来长期价值。那么每天,我必须要做的就是这件事情,我心中必须是真挚、百分百的认可这件事情,百分百的相信,并且有一个明确的路径。这个路径可以随着外部环境变化略有曲折,可以随着我们自己的产品进行迭代,随着用户反馈去微调,但是这个方向这个路径我必须心里是清晰认知并且认同。这个东西你能偶尔跟别人交流,你能去骗人家,你能去说一些自己不相信的话,但每一天朝夕相处,大家并肩作战,你是没有办法骗别人的。 大家很快会意识到底你作为一个管理者,作为公司的 CEO,相信的到底是什么?只有自己践行了,我才能去要求大家去相信,按照我相信的去做到…


- 往期精选 -

- 《从零道一》粉丝群 -

欢迎加入从零道一粉丝群,与嘉宾、主持人和其他听友交流互动。

入群步骤:

  1. 添加从零道一小助手微信(id: goto_helper),并备注“粉丝群”

  1. 给小助手发送 姓名+公司/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