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kathon是一帮热衷于创新的极客们,在规定时间内结合现有技术条件,迅速将头脑中的酷点子转换成现实的活动。这类活动时长一般分为24/36/48小时。参与者们将在这类活动中分成小组,不少人为其彻夜奋战,不眠不休,完成一场自我精神与科技斗争的马拉松。

本周末(2017年11月3日-5日)复旦大学在邯郸校区光华楼举办了第二届HACKxFDU,活动最初在hackx.org实行网上报名,筛选通过各地CS学生439名,最终逾390名学生从81所不同高校奔向上海,完成了这场自我精神与科技斗争的马拉松活动。

本期文章中多位参加HACKxFDU的同学,给我们分享了他们的Hackathon体验。

俞:俞琨,中央财经大学,正处于Gap Year中,现在正在百度金融实习,本次大赛Top 2团队:

邱:邱飞旸,清华大学大四,Top 1团队:

林:林豪翔,中南大学大四,第二次参加Hackathon,Top 1团队

许:许迪星,西安利物浦大学大二,Top 1团队;

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途径的?为什么要参加Hackathon?

俞:我大三的时候本来想出国留学,但是后来在探索过程中发现更加喜欢CS,学校也有开设相关的过程,我也很喜欢去和教授们交流这些,其实当时HACKx在上海交通大学就开展过一次比赛,但是当时被拒绝了(笑),后来它有通过邮件推送这次的活动,所以我就也很开心地来了。

邱:其实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大概是从网络上看到的吧。因为我当时正在做区块链相关的研究,所以打算如果有看到区块链相关的研究就一定会去,后来加了选手群,就遇见了现在的队友,其实他们都是想做区块链的项目。

林:我是通过推送看见的,因为Hackathon是大家一起做项目嘛,所以就觉得很有趣,也很久没有来上海了,就想着过来玩一下。

你期望从Hackathon中获得到什么?

俞:其实我没有想过可以获奖,主要是想要认一认(识)大佬们,跟着大家了解一下最新的技术,对最新的一些东西的看法,对整个行业有一个大的感觉。我觉得通过这次比赛对自己的技术有一个很大的提升不太可能,但是可以对自己缺失什么东西有一个把握这个样子。

邱:我一开始没有想太多。就是想做区块链相关的东西,平时比较有兴趣,对结果没有想太多。

林:我的话主要是看三点:一是来认识认识一下不同的人;二是想要多接触一下企业;三是想要借这个机会,多了解一下blockchain,对和队友一起用两天创造的新项目抱有很强的期待。对于结果没有考虑太多,主要还是当作一次旅行,大家一起做一些很好玩的项目。

这次的HACKxFDU的体验如何?

俞: 我觉得这次比赛当中两位内蒙古大学的同学开发工作非常重,两天就睡了4-5个小时,我希望自己未来能够继续学习,在下一次比赛可以帮上更多的忙。对于HACKxFDU本身,我先欲扬先抑好了,缺点是硬件上不太好,知乎上大家都吐槽过来,网不太好,没有考虑到人数,第一天只开放了一个会议室休息,睡袋不够,但是第二天马上就又了更多的睡袋和会议室;然后吃了两天的外卖,本来还是想着能够吃一点复旦的伙食的。另一方面,可能是hackathon自带优势吧,我接触到了很多新技术,我觉得这是hackxfdu一个很好的地方。

邱:这次比赛很累,但是没有特别挣扎,团队的合作让我觉得非常舒服,大家都很强,思路清晰分工明确。对于大赛我最不爽的地方在于网太差,限制了我们的开发的进度,网特别糟糕的时候很难做事,但是还得干耗着。除了网不好之外其他都挺好的,志愿者都很热情,复旦校园…..可惜没时间去看,食堂挺好的,虽然比不上我们清华的食堂(笑)。

林: 我们因为是都对Blockchain有兴趣组成了这个团队,比赛中我们都合作的很好,分工很明确,大家都很积极地一起在思考。大赛的话我觉得硬件还是有些偏差,但是主办方人都很好,大家都很热情。

在Hackathon中一般会有不少业内知名的科技企业参加,从你们的视角来看,他们在这次的活动中都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对你们的比赛有什么影响?

俞: Autodesk的技术知识特别的好;本来想去抢英伟达的小车,但是只有6辆没有抢到;后来看到Autodesk的API可以做三维建模,虚拟现实等,他们也给了我们很多技术支持;过程当中我也去高盛做一些技术支持,本来我也做一些金融技术相关的东西,但是他们没有提供一些;对于IBM提供的Waston平台一直感兴趣想要去整合,还有云知声的API,但是时间有限未能完成;上汽的API让我非常印象深刻,他们的API会在特定的时间返回特定的结果,谁能找到谁就可以获奖。这些我觉得还是很有趣的。

邱:我一直都比较关注学术上的东西,对现在业界里面企业都在做什么,用什么不是太了解。这次大赛让我发现了很多新鲜的东西,让我很惊讶。比如说IBM,我可能以前就是一直觉得他们只是做电脑,这次发现原来他们也早就在做区块链;第二是像是IBM这样的赞助公司会帮助参赛者学习他们的新技术。另一方面,我觉得企业通过这一比赛,也是在对自己的产品进行宣传,同时也会进行招聘。

林:第一是企业提供了很多API,云服务,以及针对项目上的帮助;第二是我可以更加近距离接触那些传闻中的企业,比如揽众科技的九章算法,这次还直接接触到了人,也会多了解一下他们的打算;还有比如Goldman Sachs, 之前不知道他们还在大陆招Tech,这次也能有机会更加深入的了解。对于企业的角度,我觉得分为两类,一个是IT类企业,它们会宣传自己的新技术,同时进行招聘;另外一类企业比如说像是InnoSpring这些,我觉得他们也许会想要看一下比赛中是否有比较好的项目可以进行孵化这样子吧。

一句话描述下自己在完成这次HACKxFDU的状态

俞: 我觉得用一个词形容就是“不可思议”啊。因为比赛先是进9,然后是进3,我们在top9里面是倒数第二个,在第二轮评审完成后大家都准备走的时候,突然被念到第二名是我们。

许: 我感到非常荣幸能认识到这么多厉害的同学,我现在正在非常高兴地写代码。


此外,本期我们还采访到了这次活动的协办方,深圳葡萄科技有限公司CEO — 赵秉坤先生。他为我们分享了为何举办Hackathon的初衷,以及从他的视角当中,hackathon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赵:赵秉坤

首先能否用几句话描述一下你现在做的事情?

赵:好的,我是HACKx的CEO,我们现在正在搭建一个学术与实践交流的平台,我们希望能够链接学校,企业以及对应的学生开发者,后期的话我们也会企业搭建一个企业与第三方开发者沟通和实践创新的平台。目前为止,我们在各个高校布局相关的平台,先是从北京大学开始,然后有了复旦的支持,后来也获得了清华和上海交大的支持,其中由于一些原因清华的比赛没有举办。今年是第二年,我们希望能够保持这样的势头,帮助更多的学生和企业互相连接。希望他们能够通过hackathon获得一些在学校里面上学获取不到的经验。

你为什么会想到举办Hackathon?

赵:那时我在美国念书结业之后在美国的普华永道作为企业管理顾问工作了一年多时间,后来下定决心回国做这个项目,大概是在15年的12月我注册了这家公司。我自己并不是一个CS的学生,但是上大学期间我就参加了不少这些比赛,后来在工作期间又去看了UIUC的比赛,所以我跟好朋友对接起来,提到这个事情也适合中国学生参与进来,他们也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体验和教学机会,于是真正开始起步是在16年年初的2月份,我们先带了一小拨学生去去斯坦福参加Hackathon,反馈很不错,我们认为是一个很好的教学机会,所以就决定回国创办了这个企业。

从一个参赛者变成组织者,Hackathon对你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你期望参赛的学生能从中获取到什么?

赵:作为参赛者当然是希望去拿奖,去想办法做一个更有创意型的项目。同时找团队去完成这样一个idea,不管是做开发,设计,管理还是实施;反过来讲,作为一个策划者,涉及到的东西就更多了,首先在国外做这样的活动,它合作的方法及操作方式就跟国内不一样,我这边要考虑的是搭建一个以校方为中心的平台,能够吸引各方不同院校,来参与到这样的交流活动。那么对于我作为一个主持方来讲主要也是要达到更多资源共享,将更多影响力的企业邀请进来,给学生提供最前沿的科技信息,甚至接触他们的平台来做开发。

办了这么多次比赛,能不能说一个让你印象深刻的比赛项目?

赵:就以这次比赛为例吧,这次的第二名他们结合了Autodesk的平台,结合了Facebook的Oculus,加上Maya的感应手环,做了一款专门针对建筑设计的产品,这款产品创建了一个展示建筑的VR沉浸式操作环境,我觉得这个项目在行业里面很有前景,同时对于这个团队是来自多所院校的,有来自内蒙古大学,也有来自复旦大学的学生,比赛之前肯定没有时间能充分沟通,因此能在48小时内完成这样的作品我感觉非常骄傲。

接下来预计还会筹办哪些比赛呢?

赵:我们正在策划明年一整年的活动,同时也是在进一步完善HACKx平台,这个平台是今年4月份正式发布的,未来不仅仅是学校的hackathon,请大家保持期待!

怎么样能获取到比赛咨询?参加者一般要举办哪些条件才会通过你们的筛选?

赵:hackx.org网站和微信公众号hackx-org。同时我们会和院校、企业合作方一起发布推广信息。
关于筛选,其实不会单单是通过我们来筛选,其实我们会和主委会一起来筛选,我们当然建议学生能够有更多的经验出现在简历上,但是我们也会去看你在开源社区,github上的动态;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会开放一批名额给高中生,感兴趣的学生等等。还有就是也要针对Hackathon的类型,如果是对于开发类型的活动,就会主要筛选工程类专业的学生。

最后一个问题:给我们分享一个你眼中的参赛者参赛的最难的地方,和你举办比赛最难的地方。

赵:学生在有限的时间内,从想出相关的点子,成型,开发,实施,要把整个流程走完是我认为最难的地方了。对于我们来说,在举办比赛过程当中有很多事情需要人去处理,因此希望能够有更多人加入我们的团队,这样会让我更加轻松一些吧(笑)。